中国书法名家艺术馆 主办 加入收藏 | 回到总馆
首页 > 砚边絮语 > 正文

摄影丰富了我的生活
2015-04-14 04:32:07   来源:   评论:0 点击:

大概是十三岁那年吧,记得不太清了。那是一个深秋的早晨,我挑粪上山,回家的路上,路过有些斜坡的地埂,不留意踩在了一撮冰草上,因为草上落了一层水霜,便连人带筐从坡上滑了下去。下滑的过程中,我本能地抓到了一大把草,就紧紧地抓住了。当我翻过身向上爬的时候,看到乱
  摄影丰富了我的生活
  
  我爱上摄影,缘于家乡的小菊花。
  
  大概是十三岁那年吧,记得不太清了。那是一个深秋的早晨,我挑粪上山,回家的路上,路过有些斜坡的地埂,不留意踩在了一撮冰草上,因为草上落了一层水霜,便连人带筐从坡上滑了下去。下滑的过程中,我本能地抓到了一大把草,就紧紧地抓住了。当我翻过身向上爬的时候,看到乱草中几朵小黄菊傻傻地盯着自己。我爬到比较平稳的地方坐下来,慢慢欣赏起小菊花来。地埂上有好多野菊花,大多是黄色和白色的,还有一种是淡淡的紫色。白色更漂亮,花瓣围着一饼黄色花蕊,像白帐里睡着金色美人,有着“轻肌弱骨散幽葩,更将金蕊泛流霞”的美。她们都散发着一种不惑不悔的性格和气质,从容、淡定、安详、不卑不亢,寂寞地美丽着大地!
  
  我真想有架相机,将她们的璀璨定格在记忆深处,让美丽成为永恒。然而,我没有!
  
  我的第一部相机是傻瓜120胶片机,那是我在兰州上学时省吃俭用背着家人买的,大概一百一十多块钱吧。拿到相机的那一瞬,可高兴了,恨不能班里马上组织一次郊游活动,就像小时候大姐送了一双雨靴,天天盼着下雨一样。说来也巧,不到一个礼拜,学校开运动会了。“喀嚓、喀嚓”,运动会没有结束,一个胶卷就照完了。自从有了相机,就盼着学校放假,好回家找那此野菊花,可每个假期不是酷暑就是严寒,几乎见不着菊花的面。带着未完的心愿,上学、工作。第二个相机是牡丹135机械相机。那是我参加工作后积攒了十个月左右的工资购买的。有了第二部相机后的第一个深秋,回家就去山上看菊花,还拍了好多菊照,冲洗了好多照片,闲了就拿出来欣赏,可怎么也找不到十三岁时的那些菊花的影子。
  
  后来大姐夫养了好多菊花,春夏长在单位的花园里,每到秋天就移栽到花盆中,端到房子里。我孩子两岁多的时候,大姐夫听说我爱菊,特意邀请我们去观赏。我看到整个客厅都是菊花,那见过这样的菊花呀!我一下子惊呆了。什么银绣球、粉狮子、黄金球、银龙爪呀,什么永寿墨、金雀舞、平沙落雁、飞蝶流霞呀等等,差点颠覆了家乡小黄菊在我心中的形象。于是,拍照、留影。冲洗出来一大堆,那段时间差不多天天拿出来看,欢喜了好一阵子。
  
  接着,又有了第三部、第四部相机……
  
  因为摄影,便有了更多的旅行;因为旅行,便有了更多的照片。虽然拍照技术不能和专业水平比拟,但每一张照片都寄托着我或多或少的情感。对于照片本身画面里的场景、人物或物品来说,它单纯视觉上的冲击只是一方面,看多了也不过如此,而隐藏和沉淀在画面之中的故事或带给人的遐想才是触动你灵魂的东西。
  
  艺术是相通的。摄影对景致布局的取与舍,抢占与揖让,明与暗,强与弱的要求,使我恍然领悟到,一幅好的书法作品难道不是这样吗?或许,摄影让我的书法展示出了它应有的艺术境界。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守望牵挂
下一篇:母亲的拐杖